斯莱特林的泥巴种

拽哥/加菲/卷西/抖森/妮妮/塞包/小丑夫妇/偏爱四骑士丹尼尔

正经干坏事13.


如果上天再给周九良一次选择的机会,周九良一定是打死也不会陪孟鹤堂去游乐园。在游乐园碰到郭家少爷和于家人手牵着手而且身边的人已经冲上去打招呼了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周九良和郭麒麟自然是认识的,所以周九良看到郭麒麟的第一反应是:完了完了郭家派人来抓我了,我该怎么办,我能用保温杯砸少爷的头吗?
反正郭麒麟也完全没有被抓包的觉悟,甚至两个人牵着的手都没有松开,看到周九良之后还摆起了手“嘿!你也来了啊!”
周九良拿着保温杯的手一抖,露出一个标准假笑“嗨,你也是来卧底的呀。”
一边的张云雷一歪身差点儿倒在地上,他用空着的那只手去抓孟鹤堂的胳膊“你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吗?”
“不,我身边只有你和秦霄贤是这样的。”孟鹤堂回答的一本正经,还不忘了把张云雷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扒拉下去“请你放尊重些。”
周九良被他们一闹也不觉得紧张了,又重新向郭麒麟点了个头。
郭麒麟也回了个笑,任何甩开了张云雷的手,上前两步揽过周九良的肩膀“走吧,九良,咱去买冰淇淋吃去~”
周九良只能跟着人走,中间还不忘回头向孟鹤堂抛去一个求助的眼神。孟鹤堂回了一个大拇指后开始在二人后边喊“哎——,记得给九良买个大点儿的!”
郭麒麟一直到看不见孟鹤堂和张云雷二人后才开口说话“九良,你别害怕,我爸要是想抓你早就把你抓回去了。”
“其实我爸什么都知道,不管是你俩还是我俩的事儿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郭麒麟抬头看了一眼周九良又接着说“但他也没想到把你给搭进去了。你也被怪他把你送来卧底,他是看重你想历练你。他也知道孟鹤堂心软,就算知道你是卧底也不会怎么样,到时候还是可以把你捞出来,这才放心让你一个人过去。”

正经干坏事12.


周九良自从来了孟鹤堂这儿便很少出门了,一是孟鹤堂这边也没人麻烦他,二是正好可以避避郭家的风头。可再怎么想避风头也比不过孟哥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大。
周九良看着一边儿嘴里念叨着想去新开的游乐园玩一边偷偷的瞄着自己的孟鹤堂,把手中的苹果递给了他,自己从摇椅上起来转身进了屋。
孟鹤堂眼巴巴的盯着人家的背影“不去就不去!我找老秦陪我去新开的游乐园!我连冰淇淋都不给你带!”孟鹤堂一口气喊完就躺在了摇椅上,没几秒一挺身又坐了起来“我也不让老秦给你带!”
等孟鹤堂喊完周九良正好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拧着一个保温杯的瓶盖。“我不用你们给带,我自己去吃。先生,我说不跟你去了吗?你可别再把自己气坏喽~。”
“那你去干嘛去了?”孟鹤堂立即抛出了自己的疑问,“你拿个保温杯干什么?”
“滴~十万个为什么为您在线解答。”周九良小奶音一出来孟鹤堂就绷不住了,平时藏得好好的笑纹都出来了。周九良看见了也跟着乐,冲着人摇了摇保温杯“我泡了点儿枸杞,等着你玩累了再喝。”
孟鹤堂:?????????
“你是不是嫌我老了?还泡枸杞?”孟鹤堂听了一瞪眼,看到人晾着的满口大白牙心又软了,“得了,得了,你要不嫌累你就拿着,到时候可别指望我这个喝枸杞养老的人帮你拿着。”
“这些枸杞都是前几天老秦给拿来的,也不能一直扔那儿,多浪费呀!”周九良毫不犹豫的把锅交给了秦霄贤,反正这孩子的形象在他孟哥哪儿已经惨不忍睹了,不在乎再添一笔。“先生咱就别管着枸杞了,快点儿走吧。”
孟鹤堂一路被人推着出了大门,守在大学门口的秦霄贤突然打了两个喷嚏。

老秦:???怎么又有人骂我?

得到了壮壮和二哥的祝福我就一定能考好

电话号码

走校生辫x住校生林

为什么快递要用*呢,因为我感觉对不起其它没被写上的通

“烧饼,我*通有个快递放学记得帮我拿一下啊!”郭麒麟一进班级就扯着脖子喊。

“大林!我帮你拿吧!我家住的离*通近!顺路!”张云雷本来正抄着作业,听到郭麒麟的话抬起头也喊了一嗓子。

可怜正和曹鹤阳在后排打闹的烧饼,一分神自己的脑袋就挨了一下子。张着的嘴还没来得及回话就让人抢了先,索性转过身去冲着曹鹤阳伸出来的胳膊就咬了过去。

在郭麒麟眼里,这就是没搭理自己啊,自己心里翻了个大白眼才转过去看着张云雷。张云雷这会儿也不急着抄作业了,就坐那儿巴巴的看着郭麒麟。

郭麒麟也是被看的有点儿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这多麻烦啊,就让烧饼去吧,他腿勤快。”

张云雷大手一挥,险些打着后桌补觉的同学“麻烦什么呀,我顺路不就给你拿过来了吗。来来来,电话号码说一下。”

郭麒麟乖乖的写了个纸条给人递了过去。张云雷拿过纸条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自己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赶上一次了!假装帮人拿快递要到了电话号码,自己真是机智!

当天晚上郭麒麟就接到了自己爸爸的电话“你是不是在学校里边谈恋爱了!”。

本来迷迷糊糊的小郭同学听了这话一下就精神了“爸,哪儿能啊,我可是清白的。”

“那大晚上的人小姑娘不睡觉打电话来找大林哥哥?”电话那头还不信“得了得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别对不起人家小姑娘。”

“哎,爸……你怎么挂的这么快呢。”郭麒麟把电话一扔开始思索哪个小姑娘要到了自己家里的电话号。

一夜思索未果的郭麒麟打着哈欠就进了班级。

“大林!”郭麒麟一看,是同样顶着黑眼圈的张云雷“你给的电话怎么不是你的?”张云雷把一大箱子零食往地上一扔,“你这不是坑人吗!”

“这都是我爸妈给我买的,留得也都是家里的号。”郭麒麟把零食放到自己座位里,才后知后觉的问道“哎,那你也不至于说我坑人吧!”

“你怎么不坑人了!我昨天晚上掐着嗓子给你打电话结果是个大人接的,吓得我直接挂了,一晚上都没睡着觉!”张云雷一步从自己座位里迈了出来,坐到了郭麒麟旁边。

郭麒麟一下子窜了起来“是你啊!我爸昨天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问我谈没谈恋爱,吓死我了,你说你没事装女生叫大林哥哥干什么。”

张云雷凑过去把头搁在人肩膀上,爬在耳边边上用气音说话“我不仅叫你大林哥哥,我还说我喜欢你想追你问你同不同意呢。”

郭麒麟脸腾一下子就红透了,张云雷坏心眼的在一边捏着人的脸,还美名其曰的说是降温。

半晌郭麒麟才出声“我爸让我别对不起人家小姑娘。”

张云雷一乐“那你是同意了?”

“没办法啊,我爸交待的。”郭麒麟别过头去不看张云雷,语气里的小傲娇和小得意都从通红的耳朵里冒了出来。

哦对对对发一下DYS-48的分队

而且你们有没有人愿意充当一下小粉丝_(:з」∠)_
微博名字真的好难取呀,死亡

DYS-48的出道日常.01

占tag致歉,慢慢会写到的。



“小哥哥你怎么没转官博呢?到时候粉丝该说你和公司不和了!”张云雷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喊另一个沙发上坐着的孟鹤堂。
“我手机让周九良借去转微博了!”孟鹤堂委屈巴巴的冲着人喊了回去。
一边儿周九良把手机塞到了孟鹤堂手里“我不就手机没电了借你下手机吗?瞧给你委屈的,我都帮你转完了!”
孟鹤堂拿过手机就想删了被顶置的那条微博。
——————————
〔DYS48-孟鹤堂〕:#DYS48正式出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们哦~~~~我们会继续加油的(ง •̀_•́)ง(爱心)(爱心)//〔DYS48〕:大家一直关注的#DYS48正式出道#了!看看你心爱的小哥哥在哪队呢~【图片】【图片】【图片】
—————
〔想睡孟xx〕:我们糖糖太可爱了!!!
〔大SⅠ吹〕:血槽空了!今天的糖糖异常可爱!(玫瑰)
〔糖糖赛高〕回复〔想睡孟xx〕:名字起的还挺含蓄(狗头)(狗头)(狗头)
〔DYS-48秦霄贤〕:队长你真敬业~~~
〔DYS-48孟鹤堂〕回复〔DYS48-秦霄贤〕:去夸你的副队!
——————————
孟鹤堂看着清一色吹自己可爱的评论深感绝望,完了,晚了,删不了了。
点进官博一看,周九良的转发就四个字:谢谢大家,末了再加上一个句号。张云雷直接了当的打上了:我在这儿【图片】,孟鹤堂点进去一看,嗬——自己照片!
看了一圈人都是走正常画风的,就连郭麒麟都没撒娇卖萌。完了完了,这下公司得逼着自己走可爱人设了。


官博的三个图片是分队表,不过,我,不知道怎么插入图片

正经干坏事11.

又是孟鹤堂和周九良在院子里排排坐吃果果的一天。

孟鹤堂‘没有秦霄贤的世界真美好’的感慨还没等说出来门就被一脚踹开了,孟鹤堂撑起身子一侧身挡住了周九良。

周九良看着自己先生挡住自己又倒了下去,又一抬头看见门口秦霄贤扛着一个麻袋进来瞬间就明白了。

“先生,您就认命吧!”周九良乐呵呵的看着两人,突然感觉哪儿不太对劲“诶老秦,你这麻袋里装的是什么啊?怎么还会喊呢?”

秦霄贤听了才小心翼翼的把麻袋放在院子里打开来,露出里面一大活人。

“这不是老梅家里那大学生吗!”孟鹤堂看了人从椅子上蹦起来给了秦霄贤一脚“你绑个郭家人就算了,把人家好好上学的大学生绑回来干什么?快快快给我送回去!”

梅九亮看孟鹤堂骂完了才开口说话“哎,你俩既然决定把我送回去了能不能先把我松开?”

秦霄贤看了自己老大一眼才敢把人松开“你说你一大学生没事儿在一堆混混旁边站在干什么?”

周九良听了在旁边插话“这给自己的定位不错。”

“我志愿当一个打击恶势力的新闻记者!”梅九亮一脸认真的看着站在院子里的三个人缓缓说道。

孟鹤堂听了一笑,伸手指着秦霄贤说话“你别说,这孩子和你还真配!”

周九良看着抱着梅九亮喊“梅梅啊!你可千万别曝光我!”的秦霄贤,冲自己先生摇了摇头“人家叫有理想、有志向、有社会责任感,你家那老秦就是傻。”

本来孟鹤堂以为把人送回去就翻不出什么事儿来了,没想到隔段时间秦霄贤又来了。

“孟哥!我和梅梅在一起了!”摇椅上的两人没一个理他的“我答应以后办事儿都带着他给他提供素材!”

周九良笑的躺在椅子上没起来,孟鹤堂气的跑过去给人扔到门外。

周九良看着又巴巴走进来的秦霄贤缓了口气,一本正经的说“你不适合这行,回头写个辞职信吧。”

秦霄贤转头看着孟鹤堂“不干这行还得写辞职信啊?”

孟鹤堂一脚又给人踹了出去“滚!!!”

人鱼4

孟鹤堂一直在等周九良,他坐在海中凸起的礁岩上听着岸边的声音,他双手捧起海水扬在自己暴露在阳光下的尾翼上。

孟鹤堂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但一定比上次周九良忍不住来找他的那次时间长。孟鹤堂想着就觉得有些委屈,低下头用尾翼甩出一片彩虹,被水浸湿的发丝细碎的挡在眼前。

他想,自己每天都会唱歌给周九良听,可现在人家连声音都不让自己听到。

孟鹤堂想起上次周九良给他讲的关于美人鱼的电影。为什么电影里的美人鱼可以离开水、藏起尾翼,为什么自己要把尾翼永远的囚在周九良以为的地方。

孟鹤堂想,世界上最碍眼的东西就是自己橘红色的尾翼,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就是自己眼泪划过尾翼留下的弧度。

周九良当然不会知道孟鹤堂是怎么想自己认为最美丽的东西。他几乎卖了自己所有东西,只留下一个橘红色尾巴的小美人鱼。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世界上70亿人,周九良没想过自己会找不到自己想要的。

孟鹤堂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抬起头让光拂去他的眼泪,转身游向了海底。

世界上从来没有会巫术的人鱼,人鱼们都称之为魔法。

孟鹤堂知道海底的哪儿藏着记载魔法的卷轴,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着看不懂的符号,他也知道哪儿存着魔法药水,上面的标签都被海水腐蚀干净。

世界上只有一条人鱼,但唯一的一条人鱼不在乎世界上有没有人鱼。

正经干坏事10.

秦霄贤知道孟鹤堂和周九良在一起了还是听他手底下的人说的。
那几天经常有人听见秦霄贤自己蹲地上小声嘀咕“我嘴那么准那梅梅怎么不喜欢我呢?”
隔天秦霄贤就去了孟鹤堂家里,想着自己怎么也得去讨点儿彩头,毕竟要没自己这嘴八字还没一撇呢不是?
秦霄贤一推院门就看见多了一个摇椅,孟鹤堂躺在靠着树的那边儿。“孟哥!”一问好一抬脚,秦霄贤冲着孟鹤堂边上的那个摇椅就去了。
“哎哎哎,你给我站那!”孟鹤堂一伸手秦霄贤就不敢动了。“交待你的事儿办好了就来我这儿闹了?”
“这点儿小事儿还能拖到什么时候,昨天就办好了。”秦霄贤一屁股坐在了摇椅上“孟哥,我昨天又看见那人了。”
孟鹤堂看着满脸娇羞的秦霄贤心里就有了数“这都多长时间了还没追到手?”
“不是孟哥,我还没跟他说过话呢?”
孟鹤堂一听就炸了毛“没说过话?我孟鹤堂的脸都让你丢没了!要让别人知道我兄弟连搭个话都不敢该怎么想我。”
“不是我不敢!是他离得太远了,一般他就站在边儿上看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郭家的人。”秦霄贤脸上带着傻笑坐在椅子上晃来晃去。
那边周九良端着一盘子洗好的水果从屋里走了出来,孟鹤堂瞧见了直接踹了秦霄贤一脚“快起来腾地儿!”
周九良看了一眼揉着自己小腿肚的秦霄贤也没理他,端着盘子就奔着孟鹤堂去了“先生,他们送来的水果都不新鲜了,还不如我前几天去外面买的好呢。”
孟鹤堂张嘴接过人递过来的水果“行,等他们来了我再收拾他们。”
秦霄贤看了看周九良又看了看孟鹤堂,心里吐槽着两个人重色轻友,绑回来个人还了不起了是不是?
秦霄贤一下抓住了重点“孟哥!看我明天就给你长脸!”
孟鹤堂看着跑出去的秦霄贤心里犯了嘀咕,这孩子是不是更傻了?

是我本人没错了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